news

2022.04.29

每经专访万物云首席科学家丁险峰:收并购不是为了摊大饼,科技才能让物业公司降本增效

浏览次数:810
字号调整 - +

5年前,一家物业公司如果说要做科技,大家一定会认为这是在做“噱头”。

5年后,当万物云招来首席科学家丁险峰时,虽然出乎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。

丁险峰有近20年的物联网与人工智能经验。在硅谷15年,曾历任意法半导体主任算法工程师、博世传感器应用工程经理、英特尔传感器系统主任架构师。回国后,又先后出任华为传感器应用实验室主任兼首席科学家,阿里云副总裁、智联网首席科学家。

这样一位顶尖科技人才,为什么会选择来到被外界打上“土包子”标签的物业行业,加入万物云?

2021年7月,丁险峰决定离开阿里云加入万物云的时候,周围的朋友同事并不觉得这是一次大跨度,反而认为他的选择非常正确。“做物联网最好的就是要找到应用场景,万物云给了我用武之地,这是万物云不同于一般物业公司的地方,其他物业公司我不会去。”

4月19日下午,丁险峰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专访时,他刚刚写完季度会议的PPT,印有万物云Logo的藏蓝色T恤和一个会议桌类型的办公桌,是典型的科技圈搭配。从杭州到深圳以后,他大多数时间都在万物云大厦埋头干活。

丁险峰说,“过去物业行业都认为扩大在管面积能提高边际效应,但如今的现实证明这是行不通的。物业公司要降本增效,只能依靠科技。”

万物云首席科学家丁险峰 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
▏让科技服务劳动者

当下,物业行业人工成本上行已成为客观趋势,而这本就是一个“人力密集型”的产业。因此,以万物云、碧桂园服务、龙湖创智生活等为代表的龙头物业公司,近几年都在寻求更多科技化、智能化手段酝酿更多变化和机会,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云计算等都是可能改变行业生态的存在。

在丁险峰看来,衣食住行中的“衣食行”在PC互联网时代都已经得到了数字化解决,比如打车、外卖、电商等效率都得到了提升,但最后的“住”还没有解决。

房地产行业的数字化智能建造代表了18万亿GDP,围绕“住”还有家装、物业、智能家居等,还有更广阔的空间,这些都可以用数字化进行重构,以提升效率和服务能力。

万物云要做的就是以空间科技改造物业。“从物业到空间,让公司可以服务更多客户、服务客户的更多方面。”在2020年万科物业宣布更名为万物云时,万物云CEO朱保全曾就解释道,从城市到园区,从写字楼到家,皆为空间,空间科技服务的范畴比物业服务更大,在空间(Space)里的设施、设备、资产、人及商业活动皆可通过技术(Tech)连接。

当然,数字化、智能化并不是让机器取代劳动者,而是服务劳动者,或者替代重复性劳动。“机器设备再贵也贵不过人工,而且随着时代进步电子设备的成本也在不断降低,这肯定会降低物业服务的成本,提升劳动者的效率。”丁险峰说。

比如传统的电梯检修需要人工每两周定期实地查看并签字,但如果把相关设备信息采集连接到后台,就可以实时反映电梯运行状态,等有需要或者一个月再去检查一次。

换言之,原来机电维保的作业程序,现在可以用IoT+AI(物联网+人工智能)来做预测性维保,部分周期性维保可用云维保替代。一旦用IoT来数字化了任务和被作业的对象,数字化以后的作业程序(BPaaS)让“机器+人”结合的更为紧密,从而大幅度提高物业作业效率,机器+软件使得社区劳动力整体提升了岗位效能,实现社区劳动力最大化提效。

从另一个层面看,这也正是科技赋能物业。更进一步,将业主对物业的需求服务、或设备异常等形成线上数字化工单,用派单系统分发给对应员工,最后反馈评价。跟外卖或快递系统一样,物业工单也与员工的收入直接挂钩,这就解决了积极性的问题。


▏集约化提升边际效益

根据万物云披露的招股书,2019-2021年,万物云整体毛利率约为17.7%、18.5%、17.0%,呈逐年走低趋势。虽然朱保全认为物业公司毛利率的合理区间是在15%左右,且客户信任远比毛利率重要,但他也承认“稳定的毛利率是一个现实的问题”。

因此,万物云期望可以通过以街道为中心的蝶城高浓度战略,打开这个行业新的开源节流模式,提出更高的效率服务,也希望能够带来整个公司业绩的稳定。

鉴于对传统服务业效率瓶颈的思考,2021年万物云提出了“街道战略”,也就是基于其在住宅物业、商写物业、城市物业以及远程运营的能力,将围绕一条街道内服务者可达的20分钟服务圈,打造一个高浓度、高效率服务网络,这个服务圈被称为“蝶城”(Onewo Town)。

美团、滴滴等都是通过对服务者进行集约化管理,再以拼单的形式实现降本增效。丁险峰分析说,万物云的蝶城战略也是如此,“物业公司需要依靠科技来拼单、提效,跨过单项目以实现集约化。”

他举了一个例子,比如万物云在深圳的坂田街道有8个住宅项目,以往一个项目买不起一个保洁机械车,但是8个项目就可以成立一个保洁机械化设备运维中心,对应的服务者也会减少。将保洁机械化后,就可以在运营中心设置好相应的调度算法,以数字化调度依次为8个项目服务。

而要实现这一模式的两个前提,一是让设备和人员流动的范围半径不能太大,否则成本难度太大。只能在三公里的范围,但范围内必须有一定量的住户,这也就是所谓的街道浓度;二是供应链一体化,三是需要数字化技术来数字化供应链,然后集约化调度。

提高街道浓度也是万物云目前收并购的主要原则之一。2021年,万物云两个并购大单——伯恩物业与阳光智博的收购,都是为增强其华东区域市场的服务覆盖浓度。

“收购的项目离我们近,才能共享基础设施和供应链,离我们远的项目无法改变其边际成本。所以我们收并购不是为了摊大饼,以前物业行业都以为把在管面积从1亿平方米变成5亿平方米,成本就会下降,但最后发现不是的。”丁险峰说。

目前,万物云已形成了约340个蝶城。朱保全预计,3-5年后,每一个蝶城预计会形成可观的营收,而这个community shared service(浓度区域共享服务)会形成更有趣的边际效率。


▏商业模式设计是挑战

对丁险峰来说,万物云需要他做的事情在技术上难度不大,有挑战的是商业模式的设计,即复制推广。

蝶城就是丁险峰的线下应用场景之一。蝶城将实现住宅、商企、城市空间内的物业服务的联动,同时蝶城空间内带来更多元的服务场景,可以满足消费者更多样的需求,届时,AIoT PaaS(智能物联云平台)群和BPaaS的SaaS(软件服务化)群将变得更加不可或缺。

除了商业模式的设计,难点还在于给大家“洗脑”,包括协调供方、保洁、物业方等等。“洗脑的问题还是根据商业模式的设计来的,这个模式要是降本增效了,人家会主动拥抱你,要是给人家的设备贵了当然会抵制嘛,不过现在万物云内部上上下下绝大部分都还是很支持的。”

丁险峰在万物云着重建设的是硬件能力、边缘计算、网络能力这些云网边端的能力,这是目前其他地产或物业公司的科技部门做不来的。

万物云正在做的是一朵产业云,是重构物业作业和服务消费者的SaaS群。构建了从底层智能物联系统集成和云边协同能力,中层空间云服务、远程服务及BPaaS解决方案,至顶层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科技体系。

但万物云未来的竞争对手不会是阿里云、华为云、腾讯云,这些做的是底层的IaaS,并没有去做具体的云的运营。朱保全称,对万物云来说,与阿里云、华为云、腾讯云全部都是合作伙伴,万物云是不会做IaaS层的,而是会在这些云的基础上构建基于城市服务、工单管理的云服务。

万物云的空间作业SaaS群即BPaaS,利用云计算的微服务体系将实践知识转化为独立的模块,涵盖客户服务、安全管理、机电设备服务、清洁及各种服务流程。目前,其正在积极把基于BPaaS的解决方案推向外部客户。

这也是一种商业模式的设计。一些外部客户如商业写字楼、专业性不强的小区业委会等,因为劳动力短缺和服务专业性等问题,也需要如数字化以后的保安作业流程等。万物云的BPaaS就是写给保安、保洁等的软件系统。另外,也可以让物业实现可视化、可衡量和调配调度量化。

目前,万物云都是以软件授权这种形式与外部客户合作,暂时不考虑出售。丁险峰认为,现在离真正卖软件还早,至少还需要2-3年时间,先把万物云内部的“四保”做好,再考虑对外输出。

其他物业公司如果花费同样的力气,是否能在科技上与万物云竞争?

丁险峰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自信。“科技不是一朝一夕做成的,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。万物云从2015年就开始积累,砸钱并不能加速。”除了科技之外,万物云的独特就是费力打造的蝶城和供应链一体化,还有日积月累的即插即用的“分布式云或者成为边缘云”,日积月累AI算法库、SaaS群的knowhow(专业能力)。

物业或地产公司做科技特别需要首席科学家,他们可以告诉公司什么是可以干的,什么是不可以干的。身为首席科学家的丁险峰认为,首席科学家的意义在于能深度洞察技术的趋势,为公司提供战略决策的依据。

“要能把握未来10年的科技趋势,要知道什么时候某个技术要成熟了,让老板可以基于新的技术、基础设施来构建商业模式,然后预测下面3年的技术成熟度。”